栏目头部广告

恒耀首页基金业绩排名激战正酣 “冠军魔咒”被打破

  证券时报记者 陈书玉 裴利瑞 

  冠军常有,长跑冠军却鲜有。公募基金行业一直存在“冠军魔咒”的说法,就是指那些在当年获得收益冠军的基金,次年往往表现平淡。 

  近两年,随着市场波动不断加大,风格暴露较为极致的冠军基金业绩也随之大幅震荡。2023年以来,A股市场行业轮动加快,热门概念此起彼伏。在基金业绩排名争夺愈发激烈的年末,截至2023年12月15日,去年主动权益基金冠军万家基金黄海管理的多只基金年内涨幅均超18%,排名同类前列,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行业内一直存在的“冠军魔咒”之说。 

  梳理过往数据发现,近20年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冠军,无一在第二年成功守擂,且也未能持续保持住高收益率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此前的冠军基金多数为押中当年风口的赛道型基金,随着市场风格轮动,较难长期保持优秀业绩。与此同时,基金夺冠后,市场关注度提升,吸引大量资金新进,会加大基金经理后续操作获取超额收益的难度。 

  打破“冠军魔咒”? 

  对于基金行业而言,一直存在着“冠军魔咒”的说法,即指上一年业绩排名领先的基金,在第二年的业绩表现往往并不好,如果按照业绩排名买入靠前的热门基金,大概率第二年收益会大幅下降,甚至亏损。 

  但去年主动权益基金冠军万家基金黄海似乎打破了“冠军魔咒”。2022年,黄海管理的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、万家新利分别以48.55%、43.66%的年度收益率包揽2022年主动权益基金冠军和亚军。2023年以来,截至12月15日,黄海管理的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、万家新利、万家精选年内涨幅分别为19.18%、18.73%、19.25%,排名同类前列,在今年的弱势震荡市中堪称表现不俗。 

  观察黄海的持仓风格,他管理的产品一直以高仓位运行,且行业和个股的集中度都很高。投资方法上,他采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法去操作,其中自上而下权重更高,主要是根据库存周期、金融周期去配置。2021年二季度末之前,他的持仓多集中在房地产板块。此后,他逐步减仓房地产,加仓煤炭、石油石化等顺周期板块,至2022年末几乎全仓煤炭和石油石化。2023年,他的持仓仍主要集中在煤炭和石油石化,并在三季度调高了冶金煤和化工煤的比重。 

  黄海在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三季报中表示,三季度国内的稳增长举措持续发力,地产松绑力度进一步加大,我们已然观察到各项经济数据处于企稳和修复阶段,库存周期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;海外方面,外需有韧性,形成一定程度的共振,导致大宗商品稳行在高处,美债收益率和美元指数中枢上移,或冲击新兴市场的流动性,带来市场的波动,而高股息低负债的硬资产将更加稳健。在投资方面,基于对经济回升的预判,适度调高了冶金煤和化工煤的比重,增加了组合的弹性。展望四季度,黄海表示,仍对市场的机会保持乐观态度,将积极挖掘经济复苏背景下的各类投资机会,实现净值的稳步增长。 

  “只要走正确的道路,结果不会太差。”去年底在获得“冠军”已无悬念之际,黄海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会以平常心对待“冠军”。在他看来,在近5000只主动权益基金中取得第一是具有偶然性的,更看重中长期的业绩能否稳定在市场前列。更想把投研的根基立在坚固的磐石上,比如更好地培养年轻的研究员和基金经理,完善宏观数据分析库、行业及公司数据库,优化研究员和基金经理的联动机制,进行定期深入的投资回顾。 

  冠军基金经理今何在 

  不过,鉴于市场风格存在一定的持续性,仅仅两年的业绩仍然无法完全佐证打破“冠军魔咒”这一说法。在公募基金25年历史中,有“前浪”仍然勇立潮头,却也有太多的昙花一现、跌落神坛。 

  比如,对于很多年轻一代的基民来说,任泽松,或许已经是一个遥远且陌生的名字。 

  2013年,市场极致分化,以TMT(科技、媒体和通信)为代表的成长股大幅走强,任泽松凭借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80.38%的年度收益率,夺得2013年主动权益类基金冠军,而这一年,仅仅是任泽松担任基金经理的第一年。随后,2014年,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收益率达57.29%,位居全行业前30;2015年收益率为106.41%,位居全行业前20,三年总回报率高达486.65%,成为新一代公募基金经理的顶流。 

  就当市场将任泽松捧为新一代“公募一哥”时,2017年以来,他接连踩雷了乐视网、东方网力、尔康制药(300267),成为2017年的业绩倒数第一,也成为了“明星陨落”的代名词。 

  2018年6月,任泽松留下了一句“我太累了,想休息一段时间”,离开了公募基金行业,随后“奔私”进入集元资产,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中。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,截至12月8日,他管理的集元-祥瑞1号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-19.74%,已泯然众人。 

  2019年,同样凭借重仓TMT,广发基金的刘格菘摘得了主动权益冠军基金经理的宝座,他管理的产品一举包揽2019年主动权益类基金收益前三名,其中广发双擎升级以121.69%荣登冠军。2020年,刘格菘再度把握新能源行情,广发双擎升级再度实现超过66%涨幅,一度打破“冠军魔咒”。 

  此后的2020年、2021年,高歌猛进的新能源再度造就了赵诣、崔宸龙两位冠军基金经理。比刘格菘势头更猛的是,赵诣在2020年一举夺得主动权益基金前四名,被媒体誉以“四冠王”之称,其中收益率最高的农银汇理工业4.0以166.56%的收益夺得全市场主动权益冠军;2021年,同样重仓新能源的崔宸龙一鸣惊人,一举包揽权益基金年度收益榜前两席,其中,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以119.42%的收益问鼎当年冠军。 

  但当周期的钟摆开始回摆,强势了两年的新能源板块开始大幅回调时,因此成名的冠军基金经理也败在新能源。数据显示,截至12月15日,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、赵诣管理的泉果旭源三年持有、崔宸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今年收益率分别为-35.59%、-28.59%、-16.80%。 

  “冠军魔咒”为何频现 

  证券时报记者梳理数据发现,2012年以来主动权益类基金冠军,无一在第二年成功守擂,且也未能持续保持住高收益率。 

  特别是在结构性行情的极致演绎下,风格轮动加速、热点轮动频繁,导致今年还出现了半程冠军大幅掉队的情况。今年上半年,诺德新生活凭借75.07%的涨幅摘得半年度冠军,而截至12月15日,该基金已近乎回吐上半年所有收益,全年涨幅仅为0.54%。 

  与此同时,赚钱效应的失速甚至还触发昔日冠军基金出现清盘。8月19日,博时鑫瑞混合发布清算报告,表示产品合同已经终止,并走完清盘程序。根据公告内容,截至2023年7月24日,博时鑫瑞混合已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,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基金终止条款。该基金曾是2018年的主动权益基金收益冠军,成为公募行业首个清盘的冠军基金。 

  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孙桂平认为,由于公募权益类基金投资策略或风格存在明显差异,导致基金业绩出现一定程度的分化。通常来说,冠军基金当年业绩之所以在众多基金中脱颖而出,往往与其采用相对极致的投资策略,且运气较好等因素有关,但业绩可持续性较弱。当市场行情发行变化时,策略有效性减弱或者运气成分不再,大概率次年业绩表现会出现下滑。 

 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近年来,主动权益类冠军基金越来越多地成为赛道型基金,只要押中当年热门赛道,迎来风口,就会收获颇丰。 

  国元证券的一份研报曾表示,近年来市场行情以贝塔为主,而不同年份市场风格的切换对投资风格较为极致的基金影响较大,在每年排名上显示为相邻年份业绩反差较大,即所谓的“冠军魔咒”,而处于市场中部的基金大多贝塔较低,以获取阿尔法为主,阿尔法较贝塔更加稳定,受市场风格切换的影响较小,在每年业绩排名上显示为具有一定的延续性。 

  沪上一位公募人士也表示,此前的冠军基金多数为押中当年风口的赛道型基金,随着市场风格轮动,较难长期保持优秀业绩,尤其是在近两年这种风格切换更加迅速的市场下,很难保持稳定业绩。与此同时,基金夺冠后,市场关注度提升,吸引大量资金新进,会加大基金经理后续操作获取超额收益的难度。 

  对于投资者来说,并不需要刻意对冠军基金进行追捧,那些能连续取得不错排名的基金就是不错的选择。国元证券称,长跑不争一时之先,基金持续每年获得中位数排名则长期可以领先,每年小幅超越中位数则长期可以进入头部,比如每年稳定在60%排名分位数,则长期排名可以达到90%左右。

标签: [db:TAGS]
查看上一篇 查看下一篇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